做你自己,因为别人都有人做了

  主人公简介:

  林琳,网名老虎,当过编辑,做过记者,曾先后任职于酷6网、PPTV、优酷网,2013年创办自媒体“跑步者说”,专职推广跑步文化,曾发起“百人百天”、“百城百天”等大型公益跑步活动。

  从中关村普天大厦出来的时候,老天恰到好处的下了一场雨,这是我从业八年来第四次辞职了。记得两年前刚收到offer的时候,我在北京二环外合租的那个20平米的次卧喜极而泣,咧着嘴咬开一瓶燕京啤酒,大声嚷嚷着要托付终身。虽然今天离开了,却丝毫没有消减我对她的爱慕,如果以后会选择继续打工,这家最优秀的视频网站是唯一一个让我还想回去的公司。

  往事不堪回首,回首全是埋伏。

  一、
  2005年,我的第一份工作是一家国有企业内部的电视台,占了在学校文学社当社长的光,还没有毕业就进去实习,每到月底的时候,台长会挨个把员工叫到她的办公室,出来的时候,人手一个厚厚的信封,我只有一个厚厚的手掌,把钱攥紧在手心里,盘算着是先把欠费的手机开通还是把欠着的人情还掉,那时候我拿410。

  你别小看这410块钱,在那个三线城市,这些钱能维持我一个月的房租、生活费和电话费,但仅限于此,其它的都是非分之想,如果哪天没忍住冲动,付诸于行动,那就要面临着月底停机的悸动。有一个月我拿着还没捂热的410块钱请一个姑娘吃饭,花了100多块钱,那个月台长见到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,手机还没开通啊?

  工资是少了点,但工作起来却真卖命,跟着男师傅学摄像,跟着女师傅学写稿,跟着修理班的师傅上工地铺线缆,末了还要深入小区收缴有线电视费。每一个工种干着都津津有味,最起码生活充实啊,那个时候,电视节目做片子分为对编和非编两种,我一般都是趁着老员工午休,打开对编机,去熟悉每一个按键。晚上下班后,一个人潜到办公室,不敢开灯,拉上窗帘,打开非线编,把鼠标放到每一个图标上面,从显示出的提示词上了解它的功能,不厌其烦的把一段视频剪得面目全非,丝毫不在乎自己有多面容憔悴,累了就在地上铺几张报纸,和衣而卧,迷糊一会继续爬起来钻研,那时候的状态就是如饥似渴,近乎贪婪。

  我相信谁都有过那么一段为梦想疯狂打拼的日子,而我当时流的那些泪水和汗水都是学生时代脑子进的水。我在初中的时候就开始不思进取了,凭借着自己的文章经常被语文老师当作范文全班朗读的心理优势,我经常写些打油诗逗自己班或者隔壁班的女生开心,但我就这点出息了,你能相信我在初中谈的那场恋爱,连姑娘的手都没牵过吗?性格内向一直是我心里的痛,这种痛在初中毕业爆发了,因为之前玩的小伙伴都去了高中,而我去了一所中专。

  人的成功和失败都是有惯性的,寄宿新的学校后,因为彻底离开了父母和熟人的视线,我决定来一次彻底的改头换面,反正大家彼此都不熟悉,那么我假装一个强者,你们又怎么知道我是演的。我发现玩篮球的基本都是班里的上层社会,于是我苦练篮球,成了班里的主力组织后卫,并在全校的篮球比赛中拿下冠军;我开始苦练五笔打字,进入了校计算机队,成了当时全校打字最快的人;我努力学习,撕开虚假的自尊,请教不懂的问题,在期末考试里第一次闯入前十名,虽然我知道这是整体实力偏弱带来的效果,但我依然兴奋了很久。这一切,都让我坍塌的自信心得以重造,并依靠这些,让我有胆量去牵一个女生的手。

  考上大专后,依然延续了这种扮演的角色,为了吸引眼球,锻炼自己的胆量,我报名参加班干部竞选,当上了宣传委员兼组织委员;知道自己不擅言谈,为了增加交际能力,报名参加校文学社,特意选择了通讯部,成为一名小记者,以采访老师和院领导为荣,虽然繁重的采访任务经常让我心跳不止,但我的成长谁都能看得见,我成为辩论赛的四号辩手,在系里的比赛中勇拔头筹,我顺理成章的当上了文学社的社长,分配到了企业电视台。

  那个阶段如果你和我相识,你一定不知道我的性格内向,不喜言谈,你一定不知道我最愁与人交流,最为享受的是孤独。我为了改变那个曾经堕落的自己,花了整整7年的时间。但总觉得我哪里做得不对,因为随着对自己的要求越来越高,我发现离那个本初的自己越来越远,甚至有时候会劳累、困顿,感觉到局促不安,也就是从那时候,我开始高血压。

  国有企业的的懒散作风让老员工们悠闲自得,却给了新人一个巨大成长空间,因为各方面齐头并进,很快我就成了台里的主力队员,前期采访、摄像,后期写稿、编辑制作都是手拿把掐。大型的公司活动,我往往就是跑到主席台专门负责给领导构图的角色。那一刻,人生价值都是笑谈,我给你爱慕,你还我虚荣,这就是我人生理想的全部。

  安逸久了会平生燥动,舒适过了就暗藏危机。

  有一次我跟台长爆发了一场血雨腥风的争论,她倚仗着在自己办公室的主场优势,气势逼人,我拿出辩论赛时的架势,气焰嚣张。她说一句,我就反驳一句,她说十句,我就回敬十句,终于在我最后一次表态结束后,她撂下狠话,说,如果你这样认为,那明天就可以不用来上班了。

  我先是一愣,局势显然对我不利,这已经不是辩论场上的唇枪舌剑,输了结局咱不能输气势,为了表示我的决绝和不屑,我站起身头也没回就走了,临出门的时候还不忘狠狠的把门摔得震天响。

  人前逞强,人后却委屈辛酸,我关掉了手机,把自己反锁在屋里暗自神伤,那是我第一次为工作偷偷流泪,想着苦苦付出换来的虚荣可能在一夜之间就土崩瓦解,不免开始为前途担忧。晚上打开手机的时候,看到了许多同事慰问的短信,那一刻,孤独的无助感和幸福的存在感汹涌交汇,忍不住又是一场大哭。后来台长给我打来电话,没怎么做思想斗争就留下了。与其说我接受了她的挽留,不如说我接受了自己的脆弱。

  从那以后,我深知自己还差得很多,唯一能让自己安心的途径就是变得更强,于是我向朋友借了2000多块钱,又拿着自己攒的1000多,只身跑到北京学习影视包装,个中曲折和辛苦就不累述了,最后的结果就是在来年春天,我毅然离开了那个三线小城,走的时候,我的工资涨到了1200。

  二、
  回到老家后,在一个县级市电视台应聘了一份后期编辑的工作,开始了枯燥的剪辑生涯,那时候才发现,原来剪辑也是需要创意的,那种剪断拼接只是最初级的工作,而我在这方面显然差得太多。试用结束后,主管领导找我谈话,告诉我记者部缺人,要不你过去试下?

  我即挫败又兴奋,虽然一直在电视台工作,但其实我最向往的还是采访工作,那些日复一日重复着相同的后期剪辑让我心猿意马。而每天接触不同的人,经历不同的事在我看来则具有巨大的吸引力,我总是想体验那种不同的生活,觉得那才是生活该有的样子。梦寐以求当上了记者,第一次出去采访就遭遇尴尬,面对采访对象,我甚至都不知道要问什么问题,只能讨教资深记者,死记硬背了他教给我的几个问题,匆忙上阵。我又开始了与内向的自己较劲的过程,慢慢地做到了轻车熟路,最后经常能成为当月采访量最多的记者。那一段日子,每一天都新鲜刺激,总能体会那种如鱼得水的快感,我也用我出色的工作赢得了美女主持人的芳心,现在她成了我的老婆。如今我还会经常打趣她说,当初台里的那些主持人不是傍了大款,就是跟了某二代,你为什么那么傻啊,偏偏找了我这么一个穷小子,她哈哈一乐说,因为你帅啊。

  帅有个屁用,到头来还不是被卒吃掉。

  记者这份工作干久了,很容易把持不住,比方说经常跟领导在一起喝酒,很容易滋生骄奢之心,小恩小惠拿得多了,很容易养成贪腐之念。清高的人也有,但肯定不是你,无所谓一尘不染的桀骜不训,那是因为你受到的诱惑不够。就像电影《私人订制》里,当范伟想做清官的梦想破裂后,哭着说终于明白了在金钱的诱惑下,一个官员能把控自己太不容易了。我虽然不是官员,但置身在一个官本位的社会体制下,总会受到不良风气的侵蚀。只是,我还是我。我还是一如既往地看不惯一切趋炎附势的行径,鄙夷一切蝇营狗苟的勾当。在经历了许多次的醉生梦死之后,突然有一天,我就开始鄙夷自己了。把自己从上往下彻底审视过之后,唯一让我庆幸的是,那些年只是向领导们点头微笑而不是点头哈腰,虽然也给领导们倒茶递烟,却从不阿谀奉承。如果现在还没法成为我想成为的人,但总不至于成为我最看不起的人。

  好吧,其实我更想告诉你的是,我们开始还房贷了,生活真有点紧迫,在一个看起来相当沉闷和平凡的日子里,我们俩站在命运的三岔路口,相视一笑,做出了北漂的抉择。

  噢,离开的时候,我能拿到2000块钱了。

  三、
  和很多北漂的经历一样,我们的第一个住所选择了地下室。230块钱一个月,只容得下一张双人床和一台电脑。媳妇没来几天就找到工作,而我投出去的简历却石沉大海,当时的我,就像一只穴居动物,整天蜷缩在那个狭小的空间,漫无目的的戳着鼠标。因为看不到太阳,那时候一觉能睡到上午10点,还经常以为是深夜。

  半个月过去了,我终于收到一个影视公司的面试邀请,老板长得很像宁浩,眯着眼睛问我这个片子剪辑需要多长时间,我为了表现自己技术娴熟,不假思索的就说半小时,结果一个半小时才完工。谈工资的时候,老板问我想要多少,我说3000,老板说2500行吗?我说也行。最后他还是没要我。

  应聘传统行业屡次碰壁后,原来一起做过拍客的朋友建议我可以尝试一下换个方向,应聘网站,转机似乎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了,发出去的简历经常收到面试邀请,我先后去了三家互联网公司进行了面试。

  手头的钱很快就捉襟见肘,因为还要还房贷,我们很快就欠了银行上万元,精神和生活压力不断袭来,身心憔悴,一向身体不错的我也突然发起了高烧,媳妇急了,借口公司离家太远,决定搬家,我们就在一个初雪的下午,叫了一辆面包车,花了50块钱,从东五环外搬到了北五环外,这回我们换了一个阳光房,从地下走到地上,阳光打在身上,有一点温暖,这时候,电话响了,一家很出名的视频网站给我投来了橄榄枝,月薪3500。

  突然就感觉这个世界阳光普照,承蒙面试我的那位领导青睐,比我期望的工资还多了500,这比我在电视台的工资已经高出了将近一倍,而且,互联网公司对新人有很大的包容性,甚至不会在意你懂不懂什么是邮件抄送。

  就这样在这个公司呆过了两年,这是我事业上升的一个两年,也是我身体素质下降的两年。
披星戴月是我的常态,坐到工位上之后,别说喝水,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,工作负荷大,睡眠严重不足,高血压还经常让我鼻血横流,有一天,我分明是听到了身体某个部位坍塌的声音,我觉得这样下去,前景堪忧啊。要不在公司附近租个房吧,最起码保障每天能多睡一小时,就这样,我们住进了一个三室一居,只不过被分出七间隔断,住了10个人,每天早上上厕所就跟上战场,每一个房间都是一个战壕,每一扇门后都贴了只耳朵,只要听到卫生间的门开了,三四个房间都会同时打开,像极了赛马场上的电动起跑门。

  挤地铁也不轻松,在那些人多的站点,都会设置限流限速栏,山羊一样的人群在冰冷的铁栏里左右穿梭,每一个人都半睁着眼睛,困顿乏力,像是进入一个巨大的牲畜棚。

  但这丝毫不影响心情,在交通工具的另一端,有实现自己梦想的归属,那是每一位北漂的信念所在。从离开家的那一刻起,他们其实就是选择了跟舒适和安逸的生活说不,对未知的生活充满了好奇和憧憬。勇于吃苦的人,看起来什么都不怕,最坏的结局是从头再来,没有故事的人生才最可怕。

  后来的故事就这样了,我先后跳了两个都很优秀的视频网站,工资也从最初的3500一路升到10K。有些人说,工作八年才拿这么多,怎么混的?是的,我是一个后知后觉的人,我选择了一个低的起点,但每一步都走出了自己想要的样子,我只能抱歉的说,北京,我来晚了。

  现在再看,那些人生中的埋伏都微不足道,一句不用我再来上班的埋伏让我下定决心借钱充电,从而回到家乡的电视台;一句到记者部试试的埋伏激发了我的工作潜能,从而遇到了我的爱人;还房贷的埋伏让我们下定决心得以北上,开始了精彩的北漂;410块钱的埋伏让我一路走来,月入10K;身体素质低下的埋伏让我开始了跑步,并且创办了“跑步者说”。所以说,埋伏不可怕,我们能做的,就是把每一个埋伏都变为下一段精彩人生的伏笔。

  北京的五年是我生命中浓墨重彩的五年,感谢每一个面试过,并吸纳过我的人,对于我平凡的经历来说,是你们让我的生活有了重要的转折,而每一次转折都是我人生的巨变。

  但你不能总是指望别人给你机会,在最近一年的工作中,内心时常都有一个声音在问我,你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?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?这虽然是一个很大的话题,但值得每一个人认真思索。我觉得我有些累,因为我总是想表现出来自己并不具备的素质,从15年前开始扮演另一个角色以来,我一直都没有卸下妆容。

  开始跑步以后,这个问题突然就有了答案,我突然就像找到了那个还在初中校园青涩内向的自己,我想跟他说声抱歉,这么多年了,我把你变成了这样,很不好意思。但你也要跟我说声谢谢,正因为这么多年来我不断的折腾试错,才意识到做回自己有多重要。虽然我一直在说找到自己,成为自己,但并不建议那些在年轻的时候就保持自己的人,连自己都没有丢过的人生是不丰富的,更不会体会那种找回自己时的沁人心脾。

  我特别喜欢田同生老师说的一句话:跑得越远,就离自己越近。

  四、
  之前我一直觉得,跑步这项运动,只能把它作为爱好,而不能把它做为事业,因为,一旦掺合了商业化,就显得不够纯粹。直到参加《跑步圣经》新书发布会,联想集团副总裁魏江雷的一句话让我醍醐灌顶。他说,在跑步这件事上,他最佩服两类人,一种是跑得比他多的人,那表示他有足够的热情和专注力在做这件事,他的精神是值得赞扬的。一种是在跑步运动的推动上比他多的人,他特别强调,不管他用什么方法,只要让更多的人跑起来,我都会敬佩他,因为大行不顾细谨,大礼不辞小让。这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好事。

  所以今天,我毅然决然的辞去了工作,而把跑步当成一项事业。我的目标不仅是把爱跑步的人聚集起来,我更希望让不跑步的人也都聚集起来开始跑步,上天给予一个让我热爱的东西,那么我会把它贯穿于我的整个生命中。

  当然我最希望的还是做回自己,让自己快乐。“在一回首间,才忽然发现,原来我一生的种种努力,一直在为了周遭的人对我满意而已。人活着所付出的努力难道仅仅是为讨得人们的欢心、博得他人的赞许吗?我们不要战战兢兢套入这种模式和桎梏中,到头来你已不是你了,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了。它将制约你的发展。”席慕容晚年的《独白》让我醒悟。

  爱尔兰人王尔德的话更为简练:做你自己,因为别人都有人做了。

  寄语路走网:祝路走网一路走向壮大!